欢迎来到千禧彩票网站!

服务咨询电话:400-533-0168
当前位置:千禧彩票 > 新闻资讯 >

有位女士,她是史上第三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作者:   时间:2018-10-06 04:52

继昨天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刚刚,诺贝尔物理学奖也揭晓啦。

有位女士,她是史上第三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北京时间10月2日17时50分许,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美国科学家Arthur Ashkin和法国科学家Gérard Mourou、加拿大科学家Donna Strickland,以表彰他们“在激光物理领域的突破性发明”。

有位女士,她是史上第三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他们将获得金质奖章、证书,并分享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96万元)的奖金。

作为被百年前的人们认为是最重要科学的物理学,其奖项曾授予众多著名的科学家,百余年来的获奖名单,几乎书写了一部物理学的教科书,居里夫人、爱因斯坦等都在这本“书”上。

在诺贝尔写于1895年、要求设立五大领域奖项的遗嘱中,物理学是他最先提到的领域。诺贝尔要求物理学奖被授予“在物理学领域作出最重要发现或发明的人”。

明天将揭晓化学奖

会不会有人感叹

今年总算有一名女科学家获奖了?

Donna Strickland长期从事强激光与物质非线性相互作用、非线性光学以及超短超强激光系统的研究,她在美国罗彻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导师是?Gérard Mourou教授。

和导师一起,她在博士期间发明了啁啾脉冲放大技术,该技术已经普遍被应用于超强超短脉冲激光系统中。她曾是加拿大国家研究中心的研究助理,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和普林斯顿大学技术委员会委员。Donna Strickland教授于1997年进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物理系。

Donna Strickland还曾到上海光机所作报告。

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此前已延续了两年的“全男阵容”,在此前207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中,仅有两名女性,是六个诺贝尔奖项中女性获奖人次第二少,在昨天最可能有女性得奖的生理学或医学奖上,之前被认为是得奖热门的女性没有中奖。

那么,诺奖有“重男轻女”吗?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诺奖、女性,会出现一个明晃晃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只有一位女科学家获诺奖?

没错,2015年之前大家关心的是“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得诺奖”,2015年屠呦呦终于破冰之后,大家开始关心“为什么只有她”?只有一个。还是女的。

其中幽暗的心思,从小常听“女孩数学不行、物理不行、后劲不足……这不行那不行而男孩只是没好好学”的你一定秒懂。

此前一百多年来,只有17名女性获奖

性别问题遍布全球、全领域,学术界肯定不能独善其身。在诺奖得主的统计学结果上,男女之间的差异非常惊人。

从1901年到2017年,892名获得诺贝尔奖的个人当中,只有48名女性。

在近600位科学奖获奖者中,女性更是少得可怜——17人。

有位女士,她是史上第三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在某些学科,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一位女性获奖者,比如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共只有两名女性得过奖,分别在1903年和1963年。

根据对17位女性得主的家庭背景、配偶情况等进行的统计,结果显示,她们中约90%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受到良好的启蒙教育,半数有从事科学相关工作的配偶,甚至有三位获奖者是与先生一同获奖的“夫妻档”。

虽然总数很少,但有11位女性获奖者分散在整个漫长的20世纪,而有6位集中于2004至2015年间获奖,“提速”明显。(毕竟在诺贝尔1895年立下遗嘱并设立诺贝尔奖时,在德国,妇女还不被允许上大学。直到20世纪20年代,大学的大门才逐渐向女学生们敞开。)

上海交大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博士张正严表示,随着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从事科研等机会的增加及环境改善,女科学家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比例将逐步提高。

其实,评审没有“重男轻女”

为什么差那么多?是诺奖评审不想把自然科学奖颁给女性吗?

是有这种说法,尤其是在很多女性主义著作中。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董美珍副教授十几年前就发表过题为《百年诺贝尔的遗憾——她们为什么没有获奖》的文章,以洛谢特·罗宾斯、丽丝·迈特纳、吴健雄、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周芷等五位没有获奖的女科学家为例,认为性别是她们被排除在诺奖之外的共同原因。

但维护诺奖公平性的人也在持续论证。目前来看,上述女性科学家没有获奖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学科偏见、政治原因、外行的评审意见、甚至私人恩怨等等。

据报道,诺贝尔博物馆的馆员们对BBC表示,他们并没有证据显示诺奖委员会会因为提名者是女性而拒绝为其颁奖。诺奖遗珠不少,按比例来讲男性肯定更多,因此不能简单归咎于性别。

但女性面临更严苛的学术环境是不争事实,尤其在自然科学中

在两年前由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生陶思圣和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教授周程合作的研究中,他们对吴健雄(宇称不守恒的实验检验者)、迈特纳(发现原子核裂变)等几个争议最大的案例进行了分析,虽然结论显示“性别歧视说”缺乏具体评审事实的支撑,但研究提到吴健雄、迈特纳们都有因为女性身份而遭遇的特殊对待。

第一个获诺贝尔奖、并两次获奖的居里夫人,一开始连提名都没有,一直被说成丈夫的助手。获得诺贝尔奖之后都没有自己的实验室,丈夫去世后经过多方申请,索邦大学才把居里夫人的丈夫生前的实验室交给她,但没有给她教席。

1947年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蒂·科里直到得奖前一年才得到教授职位。1963年获得物理学奖的玛利亚·格佩特·梅耶有长达三十年时间没有获得报酬、“无薪研究”。

相比于特定评审的偏见,学术共同体甚至社会存在的对女性研究者的结构性、制度性的压制,是更复杂难解的问题。

张祖韬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责任编辑:张祖韬_NT5054